做一个快乐的小傻逼

假期真的要好好练字才可以了

我:


我向白雪的林间跑出一捧

更白的雪

鸟雀儿相继飞起浮世的风物止语

躁动的和灵物的都渐渐远去

这让我怀念起夏日里向湖心

投下的石子

也曾惹得众荷生动不已

石上的苔藓都开花

竟相渲染一点就破的心绪

然而黑羽毛的清晰和

白花瓣的摇曳

都不是我无端抛洒的月的

多少羽翼纷纷多少笑花频频都未曾在意我我仅仅

我只想惊动你


扎西拉姆

多多

无端么


贤弟:给我一个棒棒糖我就跟你走

贤弟:我妈说她一直不喜欢猫来着。(然后放了张阿姨把猫图放在朋友圈封面的截图。)


我:你看看,家长都这样。我也希望我妈意识到宠物的重要性(尤其是猫qwq)


贤弟:我想拿狗换。


我:没有猫也没有狗,两袖清风。


贤弟:ok👌我关注的一个博主是妹子,养了一条德牧,现在说自己天天看杜宾,觉得好帅。女人都是得陇望蜀。


我: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白日流星

贤弟:要不要听我解释一下白日流星的来处


我:好呀(苍蝇搓手)


贤弟:开会了,稍等。


来哈尔滨发现这的飞机大多是喷气式的,飞过去就有一条线,就像白天里的流星。就像看见真正的流星人们抓不住,如果一个对你很重要的人坐上一班飞机,只留下一串烟就走了,追不上,留不住,站在地面上的人会不会也难过


流星出现在白天就很荒谬,即便真正出现或许人们也看不见


我:真好啊,我喜欢。


而且我曾经在夕阳见过很美的白日流星,傍晚天色有点昏暗,变成红色和紫色之间的相接,有几缕很诗意的云彩在那里挂着,日头其实已经在地平线之下了,有一道橘色的亮光挂在云霞边上。后来才反应过来这是飞机留下的痕迹,...

BBD

其实标题是逼逼叨的首拼但是这么弄的话感觉很高大上呢(其实不是)不知道为啥啊心里突然会冒出另外的想法这一篇东西不想用一个逗号一个句号看起来会很难受吧我确实现在也很难受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为什么人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这样乱想的话就会莫名其妙丧一个正常人矫情是可以的吧可以的吧那为什么每一次想要跟别人说些什么的时候就会被心底里另一个声音制止其实过几天甚至过一会儿从环境里跳出来就会发现这其实是很小很小的事情但是此时此刻的自己却不能自拔我用我希望被对待的方式对待其他人尽量变得温柔有耐心为什么我收到的反馈总是这样少呢我明明也期望别人像我平时照顾他们那样多多少少估计一下我呀

昨天陪着同学去省医院看她的同学_(:ᗤ」ㄥ)_凑巧看到的月亮初生

不靠谱的某修真门派·6

“镜……无尘……?”


“呔!竟然直呼老夫名讳!好大的胆子!”


秦无乐看着眼前跟自己身量没差了多少甚至脸蛋儿看起来比他还要稚嫩一些的“老前辈”,此时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您看着还挺年轻的哈哈哈哈………


不成,还是您老驻颜有术哈哈哈哈哈……?


怎么无论哪种都感觉自己好像个傻子哦……


镜无尘前辈真的好像小孩子啊,不会真的是小孩子所以来诓自己的吧……


年方十六的秦无乐再一次感觉到修真路漫漫,人生很艰难,这话头开也不是,不开也不是。_(:ᗤ」ㄥ)_还是闭嘴好了。


镜无尘老前辈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之后马上跑到了角落,竟然是蹲下来种蘑菇了!前辈请您振作一些...

不靠谱的某修真门派·5

“无焕师兄!你看这是什么!”


裴无焕本来在闲庭进行每日的例行功课,练字,一听闻人来便是放下了手头的笔。他撇去了些眉间的纠结,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来得是秦无乐,毕竟离当初无乐进了山门已经过去了三年了,林无铭这个老家伙还是没有收新的弟子来,山上经常性的就只有这俩难兄难弟。


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之间的变化太大了,当初皱皱巴巴的小孩儿不知怎么的就长成了个白净少年模样,这让比起别的方面来更看重外表的样貌派无焕很是开心。现在的秦无乐褪去了凡世的尘土沙砾,是块初经打磨的美玉,外表上如此,内在也是如此,如玉般温润剔透。


现下无焕已经是达到了筑基的境界了,也算是正是踏入了修真的门槛儿。无乐也...

昨晚做的梦


就很奇葩,大家也知道一个人晚上是会做很多梦的,所以就不讲什么逻辑性了。


「一」


开始的时候场景还很日常,我跟一个很久都没联系过的小学同学好像是一起放学来着。有点饿,我们俩就进了一家小吃部,正好发现里面有卖酥饼的,还有那种炸年糕一样的糖饼,就外面是年糕,里面是糖馅儿,还被煎过的感觉。


很久都没吃这样的东西了,再加上梦里的我很饿,我就买了两个糖饼两个酥饼,跟我那个小学同学一起分吧分吧吃掉了。| ᐕ)୨真的很好吃哦!


然后我俩就等着回家的公交车来,好像是晚上六点多了吧,我俩等了好久,都没有公交,路上也没有别的车。好不容易等过来一辆,竟然是在路口处转弯开到了别...

贤弟:

昨晚梦见一个同学因为什么事被关进了火化炉,马上就要被火化了,我和另外两个同学(一男一女)想办法救他,各种办法,撬炉子什么的,破坏了很多东西,记不清了。最后忘了我们三个谁想起来,如果同时有多具尸体等待火化,炉子会自动选择温度高的尸体先火化,因为为了防止尸体腐败。炉子里的同学似乎体温越来越低,我们三个就决定搬一些标本什么的,让它们温度高于同学的温度,能拖一会是一会。我们找了一些器官标本,后来男生叫我和女生躲起来,他自己去搬运成具的尸体。我俩躲了起来,地点好像是校长室,过了一会他也回来了,告诉我们他弄了20具。我们靠门躲着,门外有人来回走动,似乎发现了我们,但是透过玻璃看着我们,半天没动。整个...

我:贤弟,这个不知道你见过没,猜猜看是干什么的?

贤弟:(思考了一会儿)刑具?还是画画的???

我:刑具???你能说说你的思路吗,我好好奇。

贤弟:(默默丢了两张图过来,详情请百度开花梨,苦刑梨。)

我:卧槽,刺激,又涨知识了!其实我发的是法国人的烟灰缸,就感觉很漂亮很优雅。来个人就拿一瓣花瓣走,一边聊天一边弹烟灰,用完了再插回到底座上。造型仔细看看非常好看的!*:゚*。⋆ฺ(*´◡`)

贤弟:emm……中世纪的刑具……挺吓人的。

我:中世纪好像很多刑具都很出名……

贤弟:可怕。

醉太平·章五<玉漏迟>

-玉漏声声迟


陈彦跪在地上看着供桌上的灵位,又想起了前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想到自己刚才做的梦,他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但是怯懦让他不敢细想。陈彦索性由跪变坐,细细打量着眼前发生了莫大变化的少年。


“段小亲王。”陈彦沉了沉声,“我看,小亲王叫我来这里,不光是为了叫我来跪牌位的。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这样陈某还能早些回家歇息。想必段小亲王也不希望闹得什么事情出来吧?”腿下连个草席也没有,生冷的砖地硌得陈彦髌骨生疼。


“陈大人是个明理的人,我也就不过多客套了。兄长去世后,侯爷府已然是失去了制衡燕王势力的力量,而现在燕王独大,对于你我皆没有什么好处。我希望你我联手,处处制衡...

不靠谱的某修真门派·4

关于无焕大师兄的二三事(下)

无焕自从正式踏入修真路途之后便是刻苦非常,日日寅时起戌时休,午时小睡。入门三年便已经是到了练气九阶的层次,这对于刚入门的无焕来说已经是极大的进步了,就连林无铭都感到惊讶。

讲道理,之前在无名山下林无铭并没有看出来裴无焕身上是否有着修真的天分,当时的他只是想收个徒儿解解闷(顺便诓点钱来补补亏空),没想到这小娃儿勤奋刻苦竟然是无意之中寻到了点修真的门道。

缘,真的妙不可言。

裴无焕每日的修行除了“体育课”,还有相应的“文化课”。

“修真之人,最重要的还是一颗求道的心啊。”林无铭拍着自己大弟子的肩膀如是说。

裴无焕站在林无铭身边,看着无名

贤弟:

我的闹钟(发了一段音乐过来)

有人认为最好是能够有那么一个专门为虚构的人物而设的奇异的阴间——一个奇妙的、不可能存在的地方,在那里,菲尔丁的花花公子仍然可以向理查逊的美貌女郎求爱,司各特的英雄们仍然可以耀武扬威,狄更斯的欢乐的伦敦佬仍然在插科打诨,萨克雷的市侩们则照旧胡作非为。说不定就在这样一个神殿的某一偏僻的角落里,福尔摩斯和他的华生医生也许暂时可以找到一席之地,而把他们原先占据的舞台出让给某一个更精明的侦探和某一个更缺心眼儿的伙伴。

如果真的有这个世界

有时候我就真的想要这么个世界,完与未完都在那个世界里,生生不息。故事总有穷尽,我们不可能一辈子都追随一个故事。对于深爱的故...

做梦梦到自己家楼道装修。

维修的工人师傅把四五楼的喷漆号码弄错了,我就去找他说了说。

不知道为什么家里放了好多床,格局也变了,有的床是我在解剖室里面见过的,我就问家里的人这么多床哪里来的。

没人搭理我。

然后突然就停电了,我在黑暗中看到有东西在动,就习惯性爬到了床底下躲着,看情况的发展。

好像是丧尸之类的东西吧,在黑暗中颤颤巍巍的活动,手里还拿着肉块之类的东西。

我有点害怕就直接跑路了,跑到了外面才发现这不是我家的楼,而且出了房门本应该是楼道,却变成了另外的样子,是一个大厅。

有很多人聚在一起,我也没管那么多,直接去厕所躲着了。

后来发现他们也躲到了这里,我小心的藏在隔间里,门...

贤弟: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我:是的呀……怎么突然想起这一句。

贤弟:微博有个意难平bot,关了。

我:我知道这个。

贤弟:那个BOT我看过一点,很多梗我都不知道,但是好像也看到过一点我知道的,还真挺难受的。

我:他在我微博首页刚出现的那一天我就关注了,然后emm……自己本身也变成了众多意难平之一。开始的时候纯属个人兴趣,博主比较开放就开放了投稿,结果就有人掐架。

贤弟:对啊,有的人就觉得这种事还透意难平,就是你矫情啥的。

我:所以现在才感觉,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这句话说的真的是非常正确。

贤弟:这句话可不是我说的。

我:我知道啊,我又不傻( ॑꒳ ॑ )

「一」

故事的开始是关于被怪物所追逐的少年。

少年在早已空无一人的废墟里奔跑着,躲闪着,身后的怪物看起来奇形怪状的,运动起来却相当灵活。

“如果真的有神的话!请救救我吧!”少年边跑着边大喊着,在心底里的呼唤已经不能满足他了。他需要什么来给自己鼓劲儿——就算喊出口的是个笑话。

眼下的世界,神明之类的只能当做精神的寄托。少年喊话成功之后,身后的怪物好像变得更加期待眼前的食物,也饶有兴趣的跟着嗷嗷叫了几声,在少年人耳朵里大概能明白他的意思,“迫不及待要吃掉你了!”,大概是这样子的话吧。

就在少年体力即将透支的时候,他改变了策略,想利用自己比较小的体型在废墟的小角落里甩掉怪物。

就这里吧!...

跟师兄的小练笔

师兄:我给你一串标点符号  你把它扩写成一段符合标点风格对话  要让读者能看出来情节
“?”
“。”
,。




玩个游戏。

我:好的我晚上试试,是不是不能加别的标点呀。

师兄:不能。

我:好的,你写完记得给我看看。

师兄:因为标点符号就这些,所以其实以简单对话为主好像,然后就是看理解啦。看你写出来的对话能被套上什么人设和什么情节有怎么样的理解。我觉得写完然后让别人去猜去理解才是好玩的地方啦hhhh就跟我们之前根据签到词想人设和故事情节一样。

“来了?”
“嗯。”
说话的人摸到桌上茶杯,冲着来人的方向推了推。
故事总有人要死吗?
故事总有人要死的。

我:

“这就是一切了...

和贤弟的空间互动(下)

1、

我:药理什么的……

贤弟:语纲,古文史,现文史,外文史,难兄难弟抱头哭泣

我:抱紧我的弟弟qwq命苦啊

贤弟:相依为gay

2、

发了几张字。

贤弟:稻穗吗?话说我的娥不知道怎么兑水,怕掌握不好比例。

我:是稻穗,我挺喜欢这个颜色的。你可以试试找个矿泉水瓶盖,少量兑。你的关注重点居然不是陆小凤。

贤弟:关注到了呀_(:з」∠)_

3、

运动会被晒了一天还不让打伞。

贤弟:你现在是不是又黑又圆啊哈哈哈哈或

我:我才没有那么容易晒黑

路人A:又红又圆(嗯,不是我说的。)

贤弟:替我打死她吧,活着也没法看了。又红又圆,山楂成精吗?

我:你才山楂!口胡!

贤弟:...

和贤弟的空间互动(上)

因为都是一些很零散的段子,所以也就不标记什么时间了

_(:з」∠)_


1、

我:既来之,则安之。

贤弟:在吗,来聊聊?

(估计后续应该就是去聊天了吧)

2、

我: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其实是改了个个性签名就同步到空间了。)

贤弟:天天神叨的。

3、

我:你老了。 我们只是,好久不见。(盗墓笔记大结局)

贤弟:see you again

4、

我:曾慕多情应笑我。

贤弟:It's been a long day without you my friend

5、

我:从咸鱼进化成了烤咸鱼,还撒了把胡椒葱花

贤弟...

不靠谱的某修真门派·3

章三·关于无焕大师兄的二三事(上)

要说起无名门大师兄裴无焕,身为掌门的林无铭都忍不住两股战战,抖又三抖。

倒不是说林无铭怕他,也不是说不怕,怎么说好呢?虽然林无铭现在表面上看去跟二十多岁的小年轻没什么两样,但其实也是个活过了几百年风光的修士了,心态年轻,保有一颗赤子之心,所以才跟外面那些装模作样的木头脸老仙家们给人的感觉不一样。

按照修真等级来划分,林无铭应该过了金丹期了,况且创立门派身为掌门人的最低要求也是金丹。所以别看林无铭平时吊儿郎当没个正经,实力还是在这儿的。

言归正传,我们来说说大师兄裴无焕。

裴无焕是当地富商裴家的小儿子,在他之上还有几位兄长来着,所以继承...

醉太平·章四〈琐窗寒〉

〈清宵惊梦〉

陈彦陪着夫人在一家布匹铺子里物色给孩子做新衣的料子,突然耳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街上行人纷纷避让。

那声音恰巧在陈彦身后停下,他转过身,只见那毛色黝黑顺亮的骏马之上坐着一位戎装的将军,同是漆黑颜色的铠甲闪着寒光,气势咄咄。

这样一匹黑马,一位着玄甲的将军,全身上下只有红缨和手里握着的缰绳是明艳的红。他以甲敷面,只露出的双眼像是泥潭让人深陷,一但视线对上,就会发现那种无法顺畅呼吸的感觉从脚尖一直没到了脖颈,然后卡在喉咙,就像现在的陈彦。

陈彦看着眼前的将军慢慢摘下面甲,脸上的惊愕掩饰不住。

“是你。”是段常,是,段俞年。

陈彦身在的大街小巷店铺行人全都消失不见,他们在...

某不靠谱的修真门派·2

不靠谱的某修真门派

章二·小师弟初入无名门

转眼已是近百年……对于修真之人来说,几十年光阴匆匆而逝,跟平常人吃了几顿饭溜了个弯的感觉没什么太大的差别,无非就是时间稍微久了一些。几十年内人间也变得愈加繁荣昌盛,之前林无铭刚建立无名门的时候还是几个小国分邦而治,现下已经是通过结盟变成了统一的一个国家,换了个新名字,然后分区统治,也算得上是和睦友好。

虽然说统治者层面有时候还有点小分歧,但是各个区的人们之间能自由往来贸易,交换技术方法,不缺吃不缺穿,也算是挺好的了,林无铭想。

“喂喂喂,说你呢!愣在这儿都半天了!别挡着我做生意!还买不买?不买赶紧走!”小贩盯着拿着苹果傻站了半天...

根据下图看月亮的脑洞继续往下挖了个隧道(*•̀ᴗ•́*)و ̑̑这张图是微博上看见的外国分享脑洞的网站的一个脑洞,觉得还不错就试了试。

《The  Moon》

简被一通电话从熟睡中叫醒,她睡眼朦胧,在黑暗中一通乱摸,终于从枕头的另外一边把手机薅了出来。

正在振动响铃的手机显示时间为凌晨三点,来电号码是官方警报电话。刚按下绿色的接听键,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极大的,像是怒吼的声音,“千万不要看月亮!”

“喀啦。”

接着,手机那边没了动静。

简迷迷糊糊通完电话,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被人吵醒的不爽慢慢的在心底氤氲开来——直到她发现手机上一条接着一条地冒出了不认识的...

醉太平·章三〈身后事〉

〈人生苦短〉

元庆二十四年秋

段俞年卧床已将近半载。

自从半年前的早朝上突然咯血倒地之后,便是几乎再也没出过家门。当时大殿上的官员们都吓的够呛,毕竟这种事儿还是头一遭,皇帝也有些焦急,急忙让身旁的老总管宣太医进殿。

一番诊治之后,太医院的人说段俞年这是患了肺痨,已经有些时日了,建议他静养一阵子,不要太过伤神操劳。

另外,除了肺痨,段俞年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太好,这才让痨病趁虚而入,现下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先喝药,剩下的慢慢治。

段俞年刚起身谢过了太医院的人,就被皇帝又按回了床上,交代着要好生休息。随后侯爷府也来了人,将段俞年接了回去,还把京中最好的大夫叫来诊治。...

醉太平·章二〈忆当年〉

[科举巡游,云月劲风错姻缘]

[四目相对,兜兜转转是故人]

“这位客官,凌之姑娘今天整天已经被人包下了,还请客人请回吧。”云月楼老板娘皮笑肉不笑的拒绝了一位气势汹汹的公子哥儿。“不过,您要是改变心意选别的姑娘的话,云月楼肯定也能包您满意~”老板娘说到这里,用手上团扇掩了面,胖手翘起兰花指,像是面团生生戳上去几个小短树枝。

那公子也不是什么能“忍气吞声”的主儿,看他面貌神气倒是能比普通人高上一两分,再加上手里多拿了几张银票,说话竟也是不客气了。

“赵妈妈,之前不还说好了,叫今天凌之姑娘得了空,与我一般吃茶看戏的么。怎么今天小子来这里,妈妈就变了挂?您别忘了,我爹可是朝中大臣,没什么多大权...

醉太平·章一〈风入松〉

[居破庙又逢初冬雪]

[豪门外再闻旧时歌]

元庆二年冬,新帝继位已是一年余。

初冬的新雪如期而至,为新京正都覆上一件银白的大氅。

都城之中、连带着京畿直隶的“叛党”都已经被肃清得所剩无几,那一位的手段不可不说是强硬霸道,跟前朝皇帝有关的亲信部众都在这一年之内销声匿迹,偶尔有些散落在外的也构不成什么威胁,难成大势。

现如今新帝身边都是拥护他的势力党羽,可谓是气焰汹汹,所幸新帝勤政为民清廉执政,也算是跟前代相比有所功绩。百姓们好像对于这次改朝换代没有那么大的触动,无非就是换换国号,改改纪年,适应了就好了。但在有些人眼里就不是这样了……

两个少年正在破庙里烤火,身上穿着带补丁...

© 容易害羞的咻咻桑 | Powered by LOFTER